凱特琳納飛行日誌@體會文化.記錄見聞

關於部落格
999happylife@gmail.com



  • 354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奇琴伊察 Chichén Itzá_聽說天神即將在此降臨

    每年春秋分傍晚,天神踏著神廟的階梯,拾級而下,人們就站在地面,屏息等待著祂的降臨 …。
    

▲      雨蛇神正在降臨,大家屏息等待這一刻
    奇琴•伊察(Chichen Itza)是猶加敦半島上著名的馬雅遺址。加勒比海貿易路線的興起,中部低地和南部高地的馬雅城邦衰落,北部的奇琴伊察,其發展及影響力卻達到巔峰。然而,馬雅文明後古典時期的城邦,勢力較為薄弱,神廟或宮殿建築的規模,自然沒有瓜地馬拉蒂卡爾來得雄偉。那麼,奇琴•伊察的吸引力在哪裡? 聽說它有座厲害的金字塔,錯過它,一定會遺憾。




曆法與農業發展
    由入口穿越一片人工造林以及兩側攤販挾制的迎賓大道,眼前出現一片草原,草原上矗立著一座金字塔,由石灰岩塊為材料,從地面向上堆疊成九階層,它沒有埃及金字塔來得高,寬大的基座和塔頂的平台卻讓它產生令人安定的力量。金字塔每一面的中央設有階梯,北方的階梯底端特別有蛇頭像,九階層被中央的階梯一分為二,左右共有十八層,代表每年18個月分,而且,每面的中央階梯,設有九十一階,四面共364階,加上最上方的祭壇,共365階,代表一年的天數。這些數字不就是馬雅人的太陽曆嗎?

蛇頭卡斯蒂略金字塔左側石階底部,它是奇琴伊察最著名的地標。


 
    每年春、秋分的下午,隨著太陽的移動,陽光與金字塔的影子疊加,在北側的階梯邊緣產生的光影圖案,宛如向下俯衝的蛇,彎曲的蛇身最後與底端的蛇頭像相接,它是馬雅世界的雨蛇神(KUKUCAN),其春分的降落,代表雨季來臨,馬雅人著手農耕,而秋分的升天,宣告進入旱季,馬雅人以歌舞謝神。每年兩次的奇景,總是吸引許多人到此等待,等待使者的降臨,神跡的再現,而無緣見到奇景的我,為它來張素描,在紙上勾勒出它的輪廓,精細地畫出複雜卻有序的線條,自以為是地在二維的空間裡,呈現三維空間中的偉大建築,然而,即使我再怎麼盡力,仍然無法精準地傳達它給我的震撼,畢竟,一千多年前的人類智慧,豈是一支筆、一張紙就能道盡的呢?
    

每年春分與秋分,卡斯蒂略金字塔左側的光影由上而下滑落。

 
 
    馬雅人如此精準地觀測出春分與秋分的光影變化,想必是優秀的天文觀察家。我在金字塔的南方,見到螺旋狀的天文觀象臺,據說它是馬雅世界中唯一圓形的建築,馬雅人利用螺旋狀建築上的數個窗口,觀測每天的日月星象,制定天文曆法,且配合金字塔的光影變化,宣告雨季與旱季的始末,讓普羅大眾明白何時從事農耕、何時又應該儲備糧食以過冬,精準掌握住大地運行與人類活動之間的相處之道。
       

▲圓形建物是天文台,不起眼的建築卻記錄著日月星辰的秘密

    然而,此地的馬雅人又是怎麼找到水資源呢?我走到金字塔的北方,這裡有口水井,是馬雅人的祭祀聖地。翻閱資料得知,猶加敦半島上石灰岩層廣布,滲穴、伏流發達,馬雅人建立梯繩,到地面以下取得水源,馬雅人伊察部落即以此方式定居建城,城邦名稱為「奇琴伊察」,代表「伊察人的井口」,實在有意思。

球場與人心獻祭

    這座古城邦裡,保留著馬雅世界最大的球場,長方形的空間,兩側為數公尺的高牆,牆上有兩個球環,其高度肯定連姚明都無法灌籃,更難想像馬雅人如何利用臀部將橡膠球飛越球環,更難理解比賽的勝負,竟然決定著獻天祭神的人選,腦袋思考著這些問題,腳緩緩地步向球場中央,站在1200平方公尺的球場裡,廣闊的空間,更讓我難以聚焦於思考問題的答案,乾脆為千年前在球場上演出的馬雅人鼓掌,因為有他們的神秘故事,讓我的旅程多個可以駐足的地方,掌聲竟有了回音,可能是球場真的很大。




 
    話說回來,人心獻祭的場所在哪裡呢?戰神廟。它位在金字塔東北方,上方有座恰克莫雕像(Chamolc),它半躺著,頭朝向神廟外面,俯視著廣場中移動的人群,昔日舉行活人獻祭之時,剛取下來的心臟,即放在恰克莫手中的托盤上,在此獻給天神,而戰神廟附近,有座骷顱頭平台,眾多人頭像組成平台的邊牆,頭骨與牙齒排列相當清楚,甚至出現老鷹吃人心的景像,馬雅人應該多少涉獵過解剖學才是。


▲恰克莫手捧著跳動的心

▲放置人頭的骷顱頭台

 
    奇琴伊察是此趟旅程最後一個馬雅遺跡,縱然烈日灼身,汗水淋漓,成就夢想的使命不斷督促自己探索這座古老城邦,而欣賞馬雅文明成就的當下,除了讚嘆其文明的偉大,卻也提醒我自己,觀察是發現事物奧妙的最佳之鑰。於是,我在這裡,購買金字塔模型帶回台灣,待每年春、秋分的下午,觀察光影的變化,屏息等待著雨蛇神的降臨 …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