凱特琳納飛行日誌@體會文化.記錄見聞

關於部落格
999happylife@gmail.com



  • 354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跟著外國人遊台北

 我問朋友說:「南韓朋友想去中正紀念堂,好奇他們想看的點是什麼?
朋友反問:「那台灣人去首爾看清溪川的點是什麼?

 
      2012年,南韓朋友K來臺北自助旅行,我伴隨著K進入誠品書店,自以為是地認為K想買明信片,領他到明信片架前並為他介紹,只見他瀏覽一番就轉頭向四周張望,然後往他處移動而去。我跟著他在書海之中移動,偶爾翻翻這本小說,偶爾翻翻那本傳記。我狐疑地問:「你想找什麼呢?說:「氛圍!這裡是電影<一夜台北>裡的書店,我想感受它的氛圍。」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"Au Revoir Taipei" 由 原子映像 - 《一頁台北》官方網站facebook [1]。 使用來自 Wikipedia - 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File:Au_Revoir_Taipei.jpg#mediaviewer/File:Au_Revoir_Taipei.jpg 的 合理使用 條款授權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憶起土耳其多烏巴亞澤特某個清真寺後方,商人循著陰影處擺放著餐桌與木凳,男人們聚在餐桌旁。我心想夏季下午時刻,三十八度C高溫,這堆男人是怎麼了?每個人捧著一杯滾燙燙的紅茶,加入甜死人不償命的糖塊,一邊用小湯匙攪拌著茶水,一邊討論著人生大道理或者生活芝麻小事。我跟旅伴學著他們點杯茶,在廣場的角落,享受磚牆提供的遮蔭,雖然迎面吹來的仍是熱風,但是,請你想像一下,你很難找得到咖啡店與簡餐店,即使被你找到了,這些店也不見得有空調設備,那麼,你與朋友可以在陰影處喝茶與聊天,其實,那是一種午後解放自己的氛圍…。
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每次我在外國城市,幾乎都會去書店,觀察這個城市的人閱讀哪些書籍,慣用哪些文具用品。為何我打開感官接觸環境的開放胸懷,會隨著旅行模式回歸生活而消失呢? 誠品書店就座落在我每天生活的城市,為何我從沒想過感受書店的氛圍呢?眼前,這家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書店,沒有即將關店的廣播提醒,也沒有讀者奔往大門然後各自散去的畫面,晚上十點一刻鐘,店裡捧著書閱讀的人可真不少,有人讀得著迷,有人讀得沉醉,有人嘴角微上揚,有人眉頭深鎖,有人讀得疲累,有人讀得意猶未盡,而坐在地板上捧著書本咀嚼字句的人們,是令朋友K嘖嘖稱奇的畫面,於是,我明白這畫面將深深烙印在旅人的記憶裡,關於臺北書店印象的那一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我突然理解一件事情,由旅人自個來說故事,肯定比我不斷述說一個城市的特色來得有趣,於是,我決定放棄帶Kook遊台北了…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要跟著他去旅行。  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隔天早上,我們到中正紀念堂,一個我小時候經常在此玩耍的地方,長大之後,吾心嚮往埃及金字塔、巴黎鐵塔、布拉格廣場…,因此,對它,完全沒有錯過可惜的懸念,而這次因為K的緣故,我有機會再次到訪這裡。
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廣場、白色牌樓與兩廳院的空間配置,在晴日陽光照耀之下,展現雄偉的氣場,K發出讚嘆聲,我心裡亦默默呼喊。我們幫彼此拍了幾張照片,繼續沿著大道向前行,大道的盡頭是通往紀念堂的花崗石84階石梯,我們站在階梯底部望著紀念堂,方才我可以一眼望盡的紀念堂,像是被啟動相機Zoom-In功能,眼窗中的它,八角屋頂的頂端己從視窗裡消失,沒有了全貌卻顯得格外巨大,我們興奮地快步登上石梯,回頭望向廣場,廣場兩側的音樂廳與戲劇廳,在空間中呈現對稱的排列,K再次發出讚嘆聲,我竟然也跟著吶喊,逐漸地,建築體的雲彩雕刻、天花板上的藻井設計、館內的蔣公相關文物,以及國旗為設計元素的紀念品,儼然成為我們關注的焦點與討論的話題…。中正紀念堂在我記憶裡,不再僅是放風箏的地方,同時也是展現符號意義與藝術的場域。
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午餐時刻,我們步行到最高法院附近,聽說有一條牛肉麵店聚集的街弄。步行途中我們經過海事博物館,K停下來瞪大眼睛看,看的不是博物館,也不是景福門,是等待紅燈的機車群。我問:「你沒看過機車嗎?」K說:「南韓沒有這麼多機車啊!」突然,紅燈轉為綠燈,機車騎士催了油門向前衝,宛如非洲七、八月牛羚大遷徙般瘋狂,他用單眼相機捕捉這個畫面,我卯起勁跟著拍攝我「習以為常」的景象,如同當時我在菲律賓拍攝吉普尼那般的興奮,然而,機車群呼嘯而去,其留下的煙塵使興奮感瞬間降溫。暫且不論環境管理的議題,從外國人的眼裡,讓我見識到跳脫平日慣性思考的「特色」。
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牛肉麵店聚集的街弄,商品價格沒有連鎖牛肉麵店來得便宜,座無虛席的景象給予我們些許信心。入座之後,應店員推薦而點選紅燒綜合牛肉麵,帶筋的牛肉被師傅烹煮到軟嫩而不爛,手擀揉做的麵條浸飽鹹香的湯汁,一上桌就被我們呼嚕呼嚕地送進嘴裡,我們想再多吃點麵條,大可盡情享受「加量不加價」的熱情服務,餐後大家挺著圓鼓鼓的腹肚,揮別店家邁向下個目的地,而鼻子不時嗅到空氣中傳來的香氣,提醒著我們別忘記,它是屬於臺北傳統街頭的特殊記憶。

 
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午後,便利的捷運將我們帶往淡水,我們循著大家(其實是我)認知中的景點行走,淡水河岸、紅毛城、淡水老街…,K對這些景點的興致不高,卻對淡江中學情有獨鍾。我問:「為什麼呀?」他說:「周杰倫主演電影<不能說的秘密>而廣受歡迎,在南韓非常有名氣。旅遊書裡專門介紹電影拍攝場景,我想去朝聖…。」周杰倫將電影場景變成觀光景點,說明著他擁有說故事的本事與明星吸引觀眾的魅力,對於K而言,淡水除了老街、鐵蛋與阿給,還有淡江中學,既然如此,我沒有理由不跟他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一條兩側都是綠樹的步道,像是植物園的一隅,怎麼也想不著它是連結校門與校舍的重要通道。走在校園裡,除了享受步道的靜謐氛圍,南韓的教育與歷史成為我們討論的話題。在中國,孔子被稱為至聖先師,在南韓,他享有相同的盛名,每位中學生必須學習<論孟>,每周達四個小時,南韓與臺灣的學生皆閱讀過同樣的道理,而每個人身分證上的姓名,都有漢字音譯名,意義取自中韓字典,現在高中選修語言課,中文為選項之一,南韓與臺灣具有相似的中華文化特色;而臺灣電視台播送的<朱蒙>,他和太王等皆是南韓歷史上重要的帝王,近代的歷史記載日本對南韓進行侵略的事項,深刻烙印在年輕人的記憶…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K問:「閱讀過日據時代的歷史,臺灣青年對日本的印象如何?」我正思索著如何回答時,他大聲驚呼並奔跑離去,原來他見到電影拍攝場景,雀躍的表情和剛才嚴肅討論歷史話題的他判若兩人。他穿梭在禮堂、八角高塔與教室長廊之間,拍照或漫步,臉上線條柔和,腳步輕盈,或許,周杰倫與桂綸鎂正在K心裡的小劇場轉呀轉,轉出了他對「淡水」的想像,淡水或許不若地圖上的行政區那般大,可能僅是「淡江中學」的幾處場景,但是,對K而言,它們是有意義的,至於紅毛城的建立、淡水的開港、天主教的傳入、臺灣史上新式教育與女子學堂的創設…,顯然歷史記載就不是K的觀察重點了。那麼,你認為臺灣青年對日本的印象如何呢?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5年,南韓朋友J來臺北自助旅行,造訪淡水、九份、龍山寺與中正紀念堂,與三年前K參觀的景點無差異。然而,J說這些景點經過電視<花樣爺爺臺灣篇>介紹之後,引起更多南韓人關注,所以,逛遊上述景點時,經常見到南韓人、聽到韓語,反而沒有出國旅遊的感受。而松山菸廠文創園區倒使J感到新奇,不僅旅遊書上未提及此處,南韓人的部落格文章亦鮮少介紹,於是,探索文創園區成為旅行樂趣,再者,園區裡的舊空間改造、藝術人員表演與誠品大樓的各項創意展品等,成為創新台北旅遊模式的元素。有趣地的是,從未被他納入旅行清單的景點,卻給他較多的收穫。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回想你我的親身經驗,無論進行國內或國外旅行,經過資料收集之後,我們對目的地或多或少有了想像,關於想看什麼,想吃什麼,想買什麼,心裡大致有個底,如果你說,我玩得隨興,那麼,至少你保有隨遇而安的態度,無論未來發生什麼事情,到當地體驗之後再決定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如同我的南韓朋友K與J,他們從旅遊書、電視節目或部落格裡,搜尋關於台北的一切,對於台北有了自己的想像,於是,我認為,跟著他們旅遊台北反而比帶著他們遊台北更有趣。為什麼? 回到文章開頭,我提到的問題:「南韓朋友想去中正紀念堂,好奇他們想看的點是什麼?」其實,我想從他們各別對事物觀察的角度,建構我從多元角度看待城市特色的態度。

 
 
 
*南韓旅遊臺灣人數受到節目影響,102年到103年成長50%(17萬人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