凱特琳納飛行日誌@體會文化.記錄見聞

關於部落格
999happylife@gmail.com



  • 362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帕連奎_馬雅王搭太空梭升空

 
        帕連奎共有十九位統治者,其中柏考王及其兒子的統治,帕連奎享受了百餘年的強大繁盛。 早上八點,位於熱帶平地叢林裡的帕連奎,悶熱的天氣,早使我汗如雨下。售票口到遺址區之間,則是一片綠樹林蔭,金黃色的陽光從樹葉縫隙間灑落,微風輕吹著綠葉末稍,我輕快踏著搖曳的樹影,尋找著令人心心念念的柏考國王。

 
   
綠樹林蔭的盡頭是綠草如茵的廣場,廣場東方的陽光照耀在西方的建築物上,建築物顯得格外光亮,聽說,柏考國王就在這裡歇息。



          馬雅世界從沒有一個大統一的王國,卻有著無數的城邦。早期,馬雅人的王公貴族,面對混亂的局面,沒有信心掌控全局,希望藉由祈禱天神的儀式獲得統治城邦的力量,於是,塔型的建築物成為人與神心靈溝通的神聖之地,就是我們說的神廟,有事求於神在此,將恩德歸於神亦在此。然而,馬雅文明發展到了中期,隨著城邦發展穩定,人對於神雖然保有敬畏之心,但是,卻更想將榮耀歸於自己,於是,塔型的建築物由神廟變成放置國王遺體的陵墓,帕連奎(Palenque)碑銘神殿(Templo de las Inscriptions)就是經典的代表。
    
      1952年,考古學家在碑銘神殿底部中央的位置發現柏卡國王的墓室,之後棺木被移置到墨西哥城的人類學博物館裡。我走進他專屬的展覽室裡,低溫空調加上寥寥數人,一入內,背脊就突然一陣涼,步伐變得有點沉重,緩步地走向國王的棺木,眼見綠色燈光照射在他的軀體上,實在有夠陰森,究竟我要放棄,還是繼續看下去?既然花機票錢到墨西哥,當然是放
看下去。

 
     
       出乎意料之外,中國漢代帝王有金縷玉衣,馬雅柏考王的臉上竟也有玉面具,面具由兩百多片不同曲度的青玉塊黏拼而成,雖然沒有平滑如鏡的精緻感,卻有馬雅人將破碎玉石組合成片狀的堅持,再搭配以貝殼貼出來的眼白、黑曜石點綴成的瞳孔,玉面具勾勒出馬雅柏考王嚴肅的臉部輪廓。我再探頭湊近觀察,柏考王裝扮的特殊風格,在時尚伸展舞臺上展示,絕對吸引眾人目光。長條型的玉耳環彷彿從耳朵延伸出來的天線;脖子上的玉項鍊以三層的垂鏈拉長身體的比例;手腕上由顆顆玉珠串起的寬玉鐲,增強柏考王手腕強而有力的印象;掛滿粗戒指的雙手,顯示當時財力的雄厚。從這裡也可以證明馬雅人喜愛玉石而不愛黃金,一方面是因為玉石數量稀少而珍貴,另一方面是木棉樹(馬雅人的生命樹)幼年時的樹幹為綠色,綠色代表生命與希望。


         
 
 

 

         然而,事情還沒結束。石棺棺蓋上面有浮雕畫,畫中的柏考王正輕飄飄墜入陰間,腹部上開枝散葉的木棉樹,將幫助柏考王離開陰間地獄九層、返回人間、甚至通往十三層的天堂成為神祇,一幅統治者下葬的浮雕,怎麼會說成柏考王搭太空梭升天呢?有位小販教我,把浮雕逆時鐘旋轉九十度,從這個角度看,生命樹就變成太空梭,柏考王正準備啟程,於是,有人認為馬雅人擁有太空船。我想,馬雅人說故事的能力加上現代人的想像,馬雅人簡直就是預知未來的專家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而廣場南方的建築物-宮殿(El Palacio),由石頭搭蓋而成,走廊、庭院、塔樓、居室成為宮殿的基本建築元素。我踏著石階拾級而上,在宮殿裡來回穿梭,許多石碑或者牆壁,雕刻著馬雅文字,馬雅文字的形狀古怪而精美,許多彎曲線條之外,總是有個方框框住它,外型看起來像是黏土方塊,而一個方塊竟是個句子,數個方塊被刻在一起,它就是歷史的一頁,甚至是好多頁。此外,我發現一道特別的階梯,階梯刻滿馬雅文字方塊,記得書上提過,世界上最壯觀的馬雅文字階梯在宏都拉斯科潘,兩千五百多個馬雅文字方塊布滿九十階的石階,而眼前的象形文字梯道」就足以令人想舉手致敬。雖然我無法解讀它們的意義,但是,親臨現場帶來的虛榮感,就夠興奮了。





 

       宮殿除了馬雅文字之外,灰泥雕塑是另一個特色,展示統治者的豐功偉業、戰士的風姿,或者戰敗俘虜的神情。內庭的一列灰泥雕塑,上頭的人像,身材短胖,頭部比例特大,因其刻痕特別深,極像是人像浮雕,我與之近距離接觸時,似乎感覺到它要從石碑彈出來,讓我心快速跳動好幾下,而驚嚇之餘,更對馬雅人的工藝技術與造字技術感到無比佩服,而歷史老師看這種場景,應該會感動地痛哭流涕。
             
 
     
       繞過廣場的後方,在熾熱陽光底下,爬上十字神廟(Templo de cruzar),回首方才參觀過的碑銘神廟、數個房室組成而成的宮殿,甚至,是遠方被薄霧鎖住的墨西哥灣。遙想帕連奎歷經這些君王統治,想必當時是段輝煌、興盛的年代,而隨著城邦之間的勢力消長,繁榮日子悄然在時間的流裡消逝,豐功偉業也深埋在高大叢林間,直到十八世紀末,被世人發現。今日,旅人頂著灼陽烈日,皮膚晒得發紅,汗水滴下如雨珠,仍舊甘願踏上短窄的石階,冒著跌落可能腦震盪的風險,登上神廟頂部,試圖拼湊出過往的繁華,然而,這僅是旅人的一廂情願。過去的,終將不會回來,我應該停止望景興嘆。

       然而,它留給我們一段傳說,傳說中有個馬雅王國,他的國王叫柏考,戴著玉面具,準備搭著太空梭升天…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 


 

      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